台中西羅亞靈糧堂

關於部落格
為主預備合用的器皿!
同心合意,興旺福音!
  • 300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正成基督徒生活--第九章恩典與律法

羅六章所對付的問題是「向罪自由」。七章則是對付「向律法自由」。我們原以為「向罪自由」就是一切。但如今教我們,這還不夠。我們還需知道如何脫離律法。若我們還沒脫離律法,我們就不能全然脫離罪!如何脫離律法。若我們還沒脫離律法,我們就不能全然脫離罪! 脫離罪和脫離律法,有什麼不同?我們都知道前者的價值,為何還需後者?要明白「脫離律法的需要」,首先必須明白什麼是律法?律法的做用是什麼? <1>肉體與人的軟弱 羅七5 「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--」羅七14「--但我是屬乎肉體的---」羅七18 ---就是我肉體之中---」從這幾節看,這已經超乎罪的問題。這裡所對付的,不是形形色色的罪,乃是屬肉體的人。後者包括前者,且比前者更甚。在肉體的範圍裡,我們也是一無能力。並且「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」(八8)怎麼發現這事?因著律法! 有的基督徒雖然得救了,但卻仍然受到罪的纏累。某一些罪繼續困擾著他,以致他一再犯著那些罪。後來,他知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:第一,他與主同死、同復活;第二,他認識主在他身上的主權,他就如死裡復活的人,把自己獻給神。他知道他不再屬於自己。然後,就開始思考,必須為主做一點事,要行神的旨意,討神喜歡。 但是卻出乎意料之外,發現原以為可以遵行神的旨意,也愛神的旨意。事實上,卻不愛神的旨意,也不願照神的旨意去做。而且,越想遵行神的旨意,就越失敗。才剛禱告完,認罪悔改求主赦免不順服的罪。也立志要按神的旨意,但是還沒站起來時,他就已經失敗了。 他以為決定不夠確定,再次更深的委身禱告,卻失敗的更厲害。正如保羅說的:「我也知道在我裏頭,就是我肉體之中,沒有良善。因為,立志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19 故此,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做。」(羅馬書7:18~19) <2>律法的用意 羅馬書六章裡說的:「與基督同死」,是已經夠應付我們一切所需。只是對於死,與那個死所帶來的一切,六章說得不夠完全。羅六14「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,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,乃在恩典之下。」難處在於我們還不知道「脫離律法」。 那麼,「律法」的意義是什麼?「神對於我們有聖潔與公義的要求!」 「恩典」是「神為我們做」。「律法」乃是「我們為神做」。如果律法是神要求我們履行一些事,那麼「脫離律法」,就是祂不再向我們要求,祂自己卻供應了祂所要求的。「律法」是說,「神要我們為他做一些事」;「脫離律法」是說,「祂不要我們做,在恩典裡,他自己作了。 我(這裡的「我」,就是七14「屬肉體的人」)不需要為神做什麼,這就是「脫離律法」。七章裡的難處,就是肉體的人,要想為神做一些事。每當你要如此「討神喜悅時」,你就把自己放於律法之下,開始七章的經歷。 七章的經歷,其錯不在律法。羅七12 「這樣看來,律法是聖潔的,誡命也是聖潔、公義、良善的。」律法沒錯,錯乃是在我們身上。律法是公義,可是被律法要求的那人,乃是不公義。難處不在於律法的要求不公正,乃是在於我不能應付那些要求。 比如,政府要我去繳一筆稅金二十萬元(這筆錢若是沒有誤差的話),但是我所擁有的卻只有一萬元,想用我這僅有的一萬元去繳稅,卻完全錯了(數目不符合)。 我是一個已經賣給罪的人,罪在我身上有主權。當你不要求我做什麼時,我好像是一個相當好的人,但是你一要求我做一些事時,我的最就顯出來。如你有一個笨手笨腳的僕人,他坐著不動時,看不出笨手笨腳。若你要他做一些事時,就弄得一團糟。不管他做什麼,或不做什麼,本質上都是一個「笨手笨腳」的人。當你一要求他做事時,他的笨相就顯出來。 我們生來是罪人,若神不要求我們做什麼,似乎一切都很好。但是當祂向我們要求時,我們的罪就顯明出來。如那個笨手笨腳的人般。越要求他做,就越出狀況。當聖潔的律法應用在一個罪人身上時,他的罪便充分的表現出來。 神知道我這個罪人,是軟弱的化身,什麼都不能。但是難處在於:「我並不知道這一點,也不承認這一點。」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!如果沒有律法,我們永遠不會知道,我們是多軟弱。羅七7 『這樣,我們可說甚麼呢?律法是罪嗎?斷乎不是!只是非因律法,我就不知何為罪。非律法說「不可起貪心」,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』如第十誡「你不可希求---」(照原文直譯)這就把他的罪顯明出來。 我們越是試著要遵守律法,就越顯出我們的軟弱。越陷入羅七章裡,如此指出:「我們的軟弱已經到無可救藥!」。神早知道,但是我們不知道!我們的軟弱要被證實,直到我們無可爭辯。神將律法賜下來,絕不是要我們去遵守。乃是要我們去觸犯。神清楚知道,我們不能守律法,我們是那麼壞,因此,祂在我們身上沒有任何要求。 羅五20「 律法本是外添的,叫過犯顯多;只是罪在那裏顯多,恩典就更顯多了。」、羅七7~9「7 這樣,我們可說甚麼呢?律法是罪嗎?斷乎不是!只是非因律法,我就不知何為罪。-----因為沒有律法,罪是死的。9 ----但是誡命來到,罪又活了,我就死了。」所以律法乃是曝露我們真實面目。讓我們看見:「我是道地的罪人,我不能憑自己,做任何事來討神喜悅。」 律法是我們訓蒙師父,引我們到基督那裡。加三24 這樣,「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,引我們到基督那裏,使我們因信稱義。」讓祂自己在我們裡面,替我們履行律法。 <3>律法的終結,就是基督 在羅馬書六章裡,看到「神如何讓我們脫離罪」;在七章裡,看到「神如何讓我們脫離律法」。六章裡用一幅「主人與奴僕」的圖畫,告訴我們脫離罪的方法;七章裡用一幅「兩個丈夫與一個妻子」的圖畫,給我們看見脫離律法的方法。所以,「罪與罪人的關係」,就是「主人與奴僕的關係」;而「律法與罪人的關係」,乃是「丈夫與妻子的關係」。 羅七1~4,第一個丈夫是律法,第二個是基督,而你就是那個女人。第一個丈夫(律法)要求很多,但他毫不幫你成全。第二個丈夫(基督)要求更多,(太五21~48)。但是,凡是祂要求的,祂自己都在我們裡面來成全。所以,那女人(就是你、我)想要脫離第一個丈夫,嫁給第二個丈夫,是一點也不稀奇。 她唯一的希望,是第一個丈夫死了,但是他卻永遠不死。因為太五18「 我實在告訴你們,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,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,都要成全。」如此,第一個丈夫不死,如何嫁給第二個丈夫?唯一方式:「他不死,我死」,若我死了,婚姻的關係便解除了。這就是神救我們脫離「律法」的方法。羅七1~3告訴我們丈夫該死,但是4v卻是告訴我們,女人(你、我)死了。律法沒有死,我卻死了,藉著死脫離了律法。 重要的問題:「我如何死呢?」羅七4「 -----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,在律法上也是死了---」當基督死時,我也死了,因為神把我放在祂裡面。林前書一30 「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,是本乎神,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、公義、聖潔、救贖。」主耶穌死時,我們是在祂裡面,使我們永遠脫離了律法。 但是主於第三日再復活,我們也跟著主耶穌復活了。因此,藉著基督的身體,我們不只向律法死,並且向神活。羅七4b「---,叫你們歸於別人,就是歸於那從死裏復活的,叫我們結果子給神。」 我們與基督聯合,新的連結的結果是什麼?羅七4b「---叫我們結果子給神。」神的律法並沒有廢去,反而成全了。因為現在是復活的主,在他裡面活出祂的生命。而祂的生命,永遠是蒙父所喜悅的。 一個女人結婚了,她不再用自己的姓(過去的風俗習慣),不只分享他的姓,也分享他的財產。我們歸於基督也是如此的關係辯解除ㄌㄜㄕㄨ,我們一旦屬於祂,凡屬於他的一切,也都成為我們的,因此我們可以支取祂無限豐富的力量,我們自然就足以應付祂所有要求。 <4>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 在每日生活中「脫離律法」是什麼意思呢?那就是:「此後我不再替神做什麼我不再討神喜歡。」如果我試著要「在肉體裡」討神喜歡,我立刻就把自己放在律法之下。 神的律法,只有神自己(耶穌)才能履行。而且也只有在我心底的耶穌,才能做神所喜悅的事。主說:「我來----乃是要成全律法」(太五17)腓二12 ~13「12---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(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,原文:活出救恩)。13 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,為要成就他的美意。」 所以,「脫離律法」乃是說「我們不再憑自己(肉體、魂)來遵行神的旨意。因為我們深知我們的「自己」(肉體、魂),不能遵行神的旨意,我們就不再依靠「自己」來討神喜悅。我們對自己,已經是完全絕望,連試著要討神喜歡都不試了,只有信靠主,在我們裡面彰顯祂復活的生命。 例子,在中國有些腳伕可以挑一百二十公斤鹽,也些可以挑二百五十公斤。若一個人只能挑一百二十公斤,這裡有二百五十公斤,聰明的話,就不要去碰。但是在人性裡就是會有一些人會去嘗試。 同理,我們明知我們無法活出律法,那就放棄。若我們獨占那裡,聖靈就無法工作。若我們放手,聖靈就更強而有力的介入工作了。靠著那加給我力量,凡事都能!就可活出律法的要求。 神在寶座上是立法者,祂在我們心裡是守法者。祂立了法,祂自己來守。祂發出要求,祂自己來滿足要求。我們不用為祂做什麼,也不能為祂做什麼!但是,只要我們還設法自己做,祂便不能做什麼。就是因為我們試著要自己做,所以我們失敗了又失敗。神指示我們:「我們什麼都不能做!」所以完全承認這一點之前,我們的失望與灰心,決不會停止! 當你衰弱到絕對的軟弱(死透了),深信你不能做什麼,那時神就介入了。約十五5 「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常在我裏面的,我也常在他裏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甚麼。」我們生命必須被主耶穌帶到一個地步:「主阿,我無力替祢做任何一件事,但是我信靠你,在我裡面做每一件事。」 我們都知道,下水去就一個溺水的人,必須等到他掙扎到一個地步,完全無力放棄掙扎時,才能下去就他。否則,二人都會死在那裡,「因為他緊張會緊緊抓住就他的人,二人就沈下去了。 當我們把事情放棄時,神才拿起來。我們能力到一個盡頭了,自己再也不能做什麼時,祂才來介入。若我們仍試著要靠肉體做什麼,我們實在是棄絕基督的十字架。我們用肉體,努力去行神的旨意,就是否認祂在十字架上,對於我們完全不足取的宣告。神宣告我們只配死。 羅馬書七章裡面那「困苦的人」,想憑自己來滿足神律法的要求,他的難處就是在這裡。這一張再三的用到『我』這個字,給我們看到失敗的線索。羅七19「 故此,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做。」這人的錯誤在於,他以為神要他這個屬肉身、屬魂的人去守律法,所以他就用屬魂、屬肉體的「舊人」去守律法,當然他最後會無奈的說:「我真是苦阿,誰能就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」(羅七24) <5>我感謝神! 羅馬書六章是對付「罪身」,七章是對付「這取死的身體」(六6、七24)。六章裡是「罪」的問題,七章裡是「死」的問題。那麼「罪身」與「取死的身體」有什麼不同? 關於罪,我有一個罪身---就是一個積極犯罪的身體。但是關於神的律法,我有一個取死的身體。我在罪這方面的活動,使我身體成為罪身;我在神旨意上失敗,使我身體成為取死的身體。關於一切邪惡的事,我的性情是屬於世界和屬撒但的,我就是完全積極的;但是關於神的聖潔和屬天的事,我卻完全是消極的。對於神的旨意,你被一個沒有生命的身體拖累。 死是什麼意思?死是極端的軟弱,軟弱到一個完全無可救藥地步!在此之前,每次失敗都立下一個新的志願,並且加倍運用他意志的力量。最後發現他的立至毫無用處,便在絕望中喊叫說:「我真是苦阿」,好像他在一座燒著的房子裡,已經陷入絕境。 你對你自己已經絕望了嗎?或仍盼望藉著讀經、禱告成為好基督徒?若我們以為倚靠讀經、禱告,就能得勝那就錯了。我們的幫助乃是在祂裡面,祂才是我們讀經禱告的目的。我們只能信靠基督。 所幸,那位困苦的人,發出一個問話:「誰能就我---」「誰?」羅七25 「感謝神,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。這樣看來,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,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。」我們知道,稱義是藉著主耶穌,並不是靠我們自己做什麼,但是我們卻以為成聖,就必須靠自己的努力。加三3「 你們既靠聖靈入門,如今還靠肉身成全嗎?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?」耶穌再十字架上說:「成了」(約十九30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